“成都酒吧”搭讪来的爱情真的靠谱吗?(下)


Story Time1
 
 
听到这个消息,无异于在温襄的心里投下了一枚炸弹。
 
“你疯了吗?就算那个男的再怎么好,也不值得你这么为他付出啊!”
 
温襄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嘻嘻哈哈,可到了这种关键时候,她也变得异常严肃起来。
 
“你真的想好了吗,万一,我是说万一,他拿你这钱去做别的事情,那可怎么办呀?”
 
宋词笑了笑,相较于温襄的激动,她倒是表现得淡定许多,搅动了下面前的咖啡,不紧不慢地说道:
 
“不会的,我相信他,你知道吗?简年他现在正处于事业的瓶颈期,努力了这么多年就差这一口气了,如果能帮他把这股后劲补上,他一定会火的!”
 
闻言,温襄不禁露出了担忧的神色,“那你打算怎么做,直接把钱送给他?”
 
“不,没那么简单。”宋词轻啜了一口咖啡,“简年的实力你我都看到了,只要我用这些钱去帮他联系一家唱片公司,打通里面的关系,我相信他肯定可以很快成功的。”
 
温襄顿时哑口无言,原地呆愣了半晌后,方才缓缓地憋出来一句:“宋词,不是我说你,我真的是不能理解你的想法啊,就算是为了爱情,可也不能......”
 
温襄看着宋词,觉得现在的她看起来很陌生,以前宋词也不是没有谈过恋爱,但是从来没有见她为了一个人做到这种的地步。
 
其实殊不知,不光是温襄,就连宋词自己都说不明白,自己到底是怎么了,会为了一个认识根本没多久的男人付出自己的所有。
 
在她看来,这或许就是爱情吧,来的时候势头汹涌,就是不知道走的时候会是什么情形。但对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心动感觉的她来说,那已经不是卡考虑的重点了。
 
“襄,我已经想好了,你不必再劝我了,你如果真为我担心的话,那就帮我的店找一个好买家吧。”
 
事已至此,温襄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用了,只好垂头丧气地坐回了座位上,“既然都这样了,我还能说什么呢,不过话说回来,你这性子和你妈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都是这么倔,都是这么为爱疯狂。”
 
听到温襄的话,宋词笑了。
 
没错,她的母亲当年也曾经像她这样义无反顾地为一个人付出过,只不过当时的结局并没有那么美好,那个男人最终还是抛下了她们母女,一个人逃到了不知名的地方,这一走就是十二年。
 
宋词心里清楚,自己这么做,后果很有可能会像自己当年的母亲那样,但她总有种感觉,觉得简年不会是那样的人,如果一定要解释的话,可能只有爱情让人盲目这句话可以解释吧。
 
2
 
星期日,宋词站在窗边,给自己新买的山茶花浇水,阳光斜斜洒在身上,轻微的尘埃漂浮在空气中,带着一种静谧的美好。
 
忽然,门被推开了,简年激动的朝她跑来,然后一把抱住她,口中喃喃的念叨着宋词的名字。
 
宋词笑着看着他说:“干嘛?有好事?”
 
“有公司要和我签约了,我要正式成为一名歌手了!”简年眼中有点点光亮。
 
“嗯”宋词扶着她的头说:“我知道你可以的。”
 
“以后等我有钱了,我就带你搬离这里,你不是想去巴黎吗?我们之后也可以去……”简年抱着她说了很多关于未来的想法,宋词的脑海中一一闪过,弯起的嘴角始终没有落下去过。
 
简年开始红了,他的歌渐渐被许多人知道了,大街小巷的唱片店里开始放他的歌曲,而他也是一个行程接着一个行程不停的工作着,常常要忙到深夜才会回家,而回家后和宋词说一两句话后就睡了过去。
 
不久后,简年果然如他所承诺的那般,搬离了那个狭小昏暗的地下室,带着她住到了一栋两室一厅的小公寓里,只是去巴黎的事情则被一直搁浅了下来。
 
简年成功了,按理说宋词应该很高兴,但是她发现自己却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开心,因为她发现,他们两个相处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。
 
简年越来越忙,常常有时候一个星期都不回家,而回到家里,他也是待在自己的工作室里面创作音乐。
 
宋词知道自己不应该打扰他,但是对于的现状,她实在是无法喜欢起来。
 
以前虽然不富裕,但是日子过得温馨,每天晚上等简年从酒吧工作完后,他们会一起去吃热热的关东煮,然后一起牵手走回家,而白天的闲暇时刻,他们会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、看书、玩乐高,有时简年还会教她弹钢琴,给她听自己新创作的歌曲……
 
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。
 
他们每次出去都需要全副武装,每次牵手都需要小心翼翼的观察皱周围的环境,不能被狗仔发现。
 
只因为大众认识的简年是单身,是不能有恋人的,这是当时公司和简年签约定下的规矩。
 
当时宋词答应了,因为他才刚起步,如果被爆出恋情会影响他的事业,但是现在看来却是苦了自己。
 
宋词看着在桌前伏案工作的简年,轻轻将门关上了。
 
 
四月的一个清晨,宋词赖在床上没醒,忽然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,她睁着没醒的眼睛按下接听键,“喂”刚说一个字,那边温襄的声音就在耳边响了起来,
 
“真系气死我啦!”
 
宋词立刻将手机拿远了一些,皱眉问,“咩是啊?”
 
“你看没看今天的报纸啊!简年那个王八蛋,真是太过分了,你对他那么好,他竟然就这么对你哦!我早就没说错,他信不得的啦,你非不听,你…”宋词听着话筒里她叽叽喳喳的声音有些不耐烦,还没等她说完,说了一句“我知道了”,就把电话挂掉了。
 
随后,宋词起身走到门外,拿起今早送到的报纸,刚一打开,就看到上面一行明显的标题,“新晋歌手简年昨晚和玉女代表程佳颖在酒店共度一夜!”标题下配着两人一起挽手进酒店的照片。
 
宋词看着这新闻,眉头紧皱,寒意从没穿鞋子的脚底一直窜到心里。
 
简年进门的时候,发现房间里没开灯,他按下墙上的灯,明亮的灯光瞬间照亮房间的没一个角落。
 
“小词,你还没睡?”简年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向沙发,然后轻轻揽住了宋词。
 
“累了?”宋词摸着他柔软的头发说。
 
简年闭着眼睛点点头,然后开口说: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,不过现在公司已经澄清误会了,我和程佳颖其实真的什么都没有,只是普通朋友。”
 
“我知道。”
 
“等我忙完这一段时间,我们就去巴黎吧,好不好?”
 
“好,简年,我想…”宋词话还没有说完,就发现简年已经沉沉的睡去了。
 
宋词坐在沙发上,望着窗外的灯火,不知在想什么。
 
第二天早晨,简年起床,发现宋词已经没在身边了,他下床到客厅,发现宋词正坐在沙发上抽烟。
 
自从他们交往以后,宋词已经很少抽烟了,简年视线移到一旁的烟灰缸,发现里面堆积了不少的烟蒂,他皱皱眉,“怎么一早上就吸这么多烟啊?对身体不好。”
 
宋词将烟摁灭后,看向他,淡淡说道: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 
“什么?”简年不敢置信的看着她。
 
“我想了很久,发现我们两个不合适,现在的我好像被困住了,变得不像我自己,说实话,我有点累了。”
 
简年看着宋词的眼睛,心里咯噔了一下,一种难言的害怕在心头萦绕,他慌张的说道:“小词,我知道这段时间没怎么陪你,但是等过段时间,过段时间…”
 
“这话我已经听腻了。”宋词幽幽叹了口气,“就算你真的有空,那又怎样,我们始终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人群中,只能躲着世人小心翼翼的谈着一场恋爱。”
 
“小词,等我更强大一点的时候,我会向大众公布我们之间的关系的。”
 
“简年,我要的不是以后,而是现在,现在的你给不了我想要的,我不想再每天再面对冷冰冰的卧室,也不想每天提心吊胆的关注你和其他女人的绯闻,我不想,变得不像我了。”说完,宋词站起来,从卧室里拿出已经准备好的行李箱往门口走去,突然简年拉住她的手说,“不要走。”
 
宋词轻轻挣脱,然后开门走了。
 
4
 
三年后的秋天,宋词坐往飞回香港的飞机,她望着窗外的白云,想到前几天温襄打电话告诉自己她要结婚了。
 
“你没良心啊,一走就是三年,都不回来看看我!就为了一个男人,连姐妹都不要了,反正我不管,这次我结婚,你一定要回来。”宋词接到温襄电话的时候,正好身处浙江的一个小乡村里。
 
分手后,宋词离开了香港,一个人去各处旅游,旅途中她突然想去看看简年曾经生活的城市就去了浙江,结果在那里的一个小乡村里做了一个支教老师,这一做就是一年。
 
如果不是这次温襄要结婚,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回去。
 
飞机落地,宋词刚出机场就看到温襄朝自己激动的招手,果然,她还是老样子。
 
出了机场后,两人就一起直奔酒吧,喝到一半的时候,温襄已经差不多醉了,开始絮絮叨叨的骂简年,“当年要不是他,你也不会离开香港三年。”
 
宋词听着她的话,嘴角挂着淡淡的笑。
 
那时两人分手并不是因为不爱了,只是当时她要的东西,简年给了不了,所以她才选择离开,这些年在外面经历了一些事,她也明白,当年自己终究是冲动、幼稚了。
 
“不过,虽然我不喜欢他,但我得承认,他是真爱你,”温襄说:“当年你离开后,他帮你把茶餐厅重新买了回来,你当年送给他的戒指,我看他依然还戴着,还有这三年他经常向我打听你的下落,你不是在山里做老师吗?他还派人送物资过去。他让我不要说,但是我真的事忍不住了。真的,你们两个人怎么就搞成这样了咧?我真是不懂。”
 
是啊,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宋词自己也没搞懂。
 
“这里有张他演唱会的门票,是他要我给你了,宋词,再给他和你一次机会呗。”温襄将门票放到她面前,然后就没说了。
 
宋词看着面前的门票,眼眸渐渐变得幽深。
 
演唱会那天,宋词最后还是去了,她坐在座位上,看着周围兴奋激动的粉丝,心里只觉得安慰。
 
其实这三年,宋词一直在关注他,也知道是他在背后帮着自己,只是当初的分手提的太过肯定,现在再回来,又是什么意思?
 
灯光暗下,简年在万众瞩目中出现,一只话筒,一架钢琴,姿态随意的缓缓唱着自己创作的歌曲。
 
三年了,他变的更加成熟、稳重了,宋词心绪微动。
 
一首接着一首,简年安静的吟唱,粉丝陪着他一起哼唱,整个演唱会的气氛很温馨。
 
到尾声的时候,简年忽然拿起话筒说:“这些年,很感谢你们的陪伴,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,谢谢。”
 
台下粉丝激动地欢呼。
 
“除此之外,在这里我还想感谢一个人,她在我最破落的时候一直陪在我身边,我对她的亏欠很多,后来发生了一些事,导致她离开了我。我以前常对她说,等以后我成功了,我们怎样怎样,但是后来我成功了,却在不知不觉中丢失了她。”
 
简年站在聚光灯下,安静的说:“这次我想要挽回她,我想要告诉全世界,我简年只爱她,只想和她相伴余生。最后一首歌《宋词》,送给她。”说完,简年坐在钢琴前按下了琴键。
 
故事不知从何页说起
 
或是酒吧初见第一眼结下羁绊
 
或是饮下的第一杯酒扰了心神
 
那时不识情爱,再回首惊觉爱
 
曾经疲惫的时光,有你不孤单
 
我等你,晚一点,也无所谓
 
我对你,这一生,终究亏欠
 
我与你,不想错过一生
 
我想,和你一起漫步巴黎街道
 
我想,窝在沙发上静静的看书
 
我想,拉着你的手一起走过烟火人生
 
舞台上简年还在静静的唱着,台下,宋词已红了眼眶,那些曾经的过往一点一点在她面前掠过。
 
原来,他也从不曾忘记。
 
音乐停了下来,
 
“宋词,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简年说完,望向观众席的一处,他看到宋词带着笑意冲他点了点头,简年笑了。
 
以后你的全世界,我来保护。
 
终于,这一生,他们没错过。
 
(全文完)
 
The end——成都酒吧预订

2019-08-01 16:27

“成都酒吧”搭讪来的爱情真的靠谱吗?(下)

“成都酒吧”搭讪来的爱情真的靠谱吗?(下)

添加时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