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成都酒吧”搭讪来的爱情真的靠谱吗?(上)


Story Time1——成都酒吧预订
 
1
 
2004年,秋,那时的香港似刚从冰箱被人拿出来,带着一丝让人愉悦的凉意。
 
温襄吵吵嚷嚷地把还在睡梦中的宋词摇醒,一脸兴奋地帮她穿好衣服,顺手递了两张门票过去。
 
“这是?”
 
“没错,哈哈哈怎么样,这么难搞的门票都被我弄到了,你可得谢谢我!”
 
宋词无奈一笑,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弄来了附近最大一家酒吧的门票,听说最近里面在搞演艺活动,请了几个明星艺人助阵,一票难求。
 
对于生性喜静的宋词而言,酒吧本不是她会去的地方,但奈何好友温襄一个劲地攒动她,这才不情不愿地打扮了下,跟着一起出了门。
 
坐在吧台旁,宋词给自己点了一支烟,看着不远处正跟着一群男男女女玩闹的温襄,嘴里带着淡淡的笑意。
 
再一抬眼,她注意到了在微亮的舞台上,走出了一个身着简单T恤和牛仔裤的男孩,横抱这一把吉他,左手轻轻握住话筒,双腿随意地搭在高脚椅的横杠上,跟着音乐,低声吟唱起了张国荣的一首老歌。
 
男孩的声音是那么低沉,几近要落到宋词的心里去,每一句都是那么清楚而明朗,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周围嘈杂环境的影响。
 
正当宋词看得发呆时,忽然肩膀上一重,回过头发现原来是温襄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后。
 
温襄往嘴里送了一口酒,坏笑着贴近宋词的耳边,小声地道:“怎么,看上那个帅哥啦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啦!”
 
“哪有?”宋词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,慌忙解释起来,“只是没想到现在还有唱这种老歌的人。”
 
温襄自然不信,“骗人,我看你啊,分明是动了凡心了!”
 
说完,她用胳膊肘捅了捅宋词,示意道:“快,这首歌快结束了,有想法就赶紧上去跟人家要个电话,不然就没机会了!”
 
宋词顺着对方指的方向一看,果然男孩一曲将近,台下已经站了另一个女孩,似乎也是这酒吧请来的表演艺人。
 
眼看机会就要溜走,宋词干脆心一横,放下酒杯,大着胆子就来到了舞台的后方。
 
“你们是?”刚从台上走下来的男孩见到宋词二人挡在自己面前,脸上不禁有些困惑。
 
“那个,靓仔,咱们认识一下可以吗?”
 
说完这句话,宋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懵了,毕竟在这之前按她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,果然还是酒赋予了她难得的勇气。
 
男孩闻言,上下打量了一下宋词和温襄二人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,“不好意思,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,让她知道我给其他女孩电话,她会生气的。”
 
说完,还没等宋词回复,男孩便把头一歪,赶紧逃一般离开了现场。
 
温襄看了看身旁泄了气的宋词,酒也醒了大半,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 
 
那天宋词被拒绝后,也没觉得尴尬,仍旧有空的时候会去昔年酒吧听男孩唱歌,并且经过几次向旁人打听,得知了男孩的真名,叫做简年。
 
其实她也并不是没有人追,之所以会这么放不下这个简年,主要是因为她真的挺欣赏对方的歌声,觉得他很有天赋,二是,她觉得简年和自己性格想像,相处起来挺让人舒服的,虽然不能成为恋人,但是朋友还是可以当的。
 
于是一来二去的,简年也慢慢接受了宋词的欣赏,开始逐渐成为了朋友,偶尔也能趁着休息时间聊上几句。
 
简年的女朋友,宋词见过,长的挺可爱的一个小女生,听简年说,他们是高中同学,后来高中毕业后,两人都没有考上大学,所以就一起来了香港,住在一间地下室里,这一住就是四年。
 
简年在昔年酒吧唱歌赚点生活费,而他女朋友就在足浴店做按摩妹,虽然简年不想让女朋友干这个,但是没办法,两人都没钱,没钱就没有底气,他没办法说出我养你这种话。
 
来香港是简年的提议,他梦想成为一名歌手,来香港后,他将自己创作的歌曲送到各家音乐公司,本以为自己的才华很快会被人发现,但残酷的现实一次一次告诉他,在这遍地都是人才的香港,他只是一颗不起眼的砂砾。
 
但是简年还是不想放弃,所以一边在酒吧唱歌的同时,一边继续音乐创作。
 
宋词曾安慰他,不要放弃,她觉得他很有天赋,但这种事不是随便安慰一两句就有用的,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,让人很难不泄气。
 
时间不知不觉流逝,转眼宋词和简年认识已经三个月了,虽然此时已经进入了冬季,但是天气相对暖和。
 
晚上八点,宋词坐在柜台后算账,突然感觉有人敲了下桌面,她抬头看去,眼中露出一丝惊讶,“你怎么来了?”
 
简年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,轻声说:“原来你不是骗我的。”
 
宋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。
 
之前简年问她是干什么的,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闲,宋词跟他说,她是一家茶餐厅的老板。
 
当然这茶餐厅不是宋词自己赚钱开的,而是她父亲留给她的。父亲在世的时候宋词一直在店里帮忙,然后父亲去了,她就正式接手了这家茶餐厅。
 
刚开始,宋词和简年说,他眼中的怀疑被宋词看的分明,但是她没有多说,这种事情多说无益。
 
“要喝点什么?”宋词站起身问他,茶餐厅一般经营到晚上九点,现在店里的人已经不多了。
 
简年看着她,轻声说:“来一打啤酒吧。”
 
宋词看着他没多说,转身要伙计去拿了一打酒上来。
 
啤酒上来后,简年什么话都没说,就开始仰头喝酒,宋词感觉到他情绪不对,问了句,“怎么了?”
 
简年沉默的不说话。
 
宋词见他那样,说:“你要是不说,这酒你也别喝了。”说完,宋词拿过他手中的酒。
 
“我和她分手了。”简年用右手撑着额头,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。
 
话音落下,周围一下子变得静寂了下来,宋词拿在手中的酒瓶感觉有些吃力,她略微沉默后,又将酒放了回去,她望着简年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。
 
宋词之前的几段恋情,有她提分手结束的,也有对方提分手结束的,但不管是谁提的,宋词虽然心里有淡淡的遗憾,但没有太大的悲伤。
 
因为她本来就知道,恋爱这种事,从来都没个绝对,在开始的同时,结束的倒计时也就开始了。
 
“她走了,她和一个比我更有钱,更有权的男人走了,”简年抬头看着宋词,眼里的痛苦显而易见,“原来爱情什么的,终究是假的。”说完,他嘴角挂着一抹苦笑。
 
宋词看着他,给他倒了杯酒,“喝吧,喝醉了,睡一觉,一切就都过去了。”
 
“你们女人是不是都是这么绝情?”简年将酒一饮而尽。
 
“我不一样”宋词笑笑,“要不要和我试试?”
 
简年看着她,半响后笑了。
 
接着两人一起喝到深夜,简年到最后已经喝的神志不清了,是宋词将他送回家的。
 
 
那天之后,简年没有再在宋词面前再失态过,宋词也没有问他是否放下那段感情了,毕竟放不放下,生活还是要继续。
 
但是和之前不同的是,宋词白天有时候会去找简年,给他带餐,没事的时候也会帮他整理一下房间。
 
简年每次都说不必了,但是宋词总是淡淡笑着说:“我愿意,你别管。”
 
和宋词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,简年知道宋词的性子,她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性格淡淡的,但其实特别的固执,她认定的事情,一定会去做,不管别人如何看她。
 
与此同时,简年感觉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,虽然他没有在宋词面前流露出太多的情绪,但是屡次的失败,还有女朋友的离开,让他倦了、累了,让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继续走这条路,他是不是真的错了?
 
这种负面情绪就像一只吃人的怪兽,开始一点一点吞噬简年,他开始不创作了,每天白天就只蒙头大睡,晚上酒吧唱歌的工作也开始屡次迟到,缺席,整天就窝在房间里,胡子也不剃,衣服也不洗,整个人瞬间老了十岁,看起来十分沧桑。
 
本来,简年以为宋词看到他这样会慢慢远离他,但是宋词没有。她仍旧每天给他送吃的,给他整理房间,好像根本没有发现他的改变。
 
就这样持续了两个月,某天早晨,简年正躺在床上睡觉,忽然感觉房间的窗帘被拉开了,一抹刺眼的阳光照在他脸上,他轻声呢喃了一声,然后拉过被子盖住头继续睡。
 
忽然,他感觉身上被子被狠狠一掀,皮肤瞬间触及到冰冷的空气,简年不自觉打了个冷颤,他眉头一皱,坐起来刚想发怒,就看到宋词一脸冷淡的看着他,心中的怒气降了下来,“干什么?”
 
“和我出去。”
 
“去哪儿?”
 
“去了就知道了。”宋词说完,将一沓衣服扔在了他身上。
 
简年看了眼手中的衣服,然后将它们往旁边一扔,“不去”说完,重新倒回了床上。
 
宋词轻轻皱起了眉,冷声说道:“你如果不去,我就一直在这里站着,站到你愿意去了为止。”
 
“随便你。”
 
等简年再睡一觉醒来时,已经是下午了,他坐起身来,看到宋词仍旧站在原地,惊讶道:“你真的一直站在这里?”
 
“现在可以出去了吗?”宋词没回答他的话,反问道。
 
简年感觉宋词这是在威胁他,心头上的火顿时腾腾直冒,冷冷扔下一句,“要站你就继续站吧。”说完,他就下床去给自己泡了碗方便面,然后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 
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,宋词仍然站在那里看着简年,简年虽然表面是在看电视,但早就心不在焉了。
 
最后,简年泄气般无奈的叹了口气,看着宋词说:“你到底要怎么才走?”
 
“和我一起出去。”到头来,宋词还是只有这么一句话。
 
“好,算我怕了你了。”简年无奈的摇摇头。
 
宋词听完他的话,微微动了动身体,一阵疼痛从腿部传来,她轻声呻吟了一下。
 
“没事吧?要不先休息?”简年扶着她说。
 
宋词摇摇头,示意没事,“我们走吧”。
 
4
 
“你到底要带我到哪里去?”简年问她,但是宋词没有理他,只是不停往前走去。
 
不一会儿,他们在一个转角处停下了脚步,周围围着三三两两的人,沙哑、略带苍老的男声从前面传来。
 
宋词拉着他走到前面,简年看到一个大约六十岁左右的老人,正握着一只破旧的话筒坐在凳子上唱着歌。
 
简年皱眉,不懂宋词什么意思。
 
一曲完毕后,围着三三两两的人给老人扔了钱,然后就离开了,而老人也开始慢慢收拾东西,宋词走上前去,搀扶住老人然后帮他收拾东西,“胡老,下班了?”
 
“哎”老人听到声音,侧了侧身子,高兴的应道:“小词,你来了啊?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。”
 
此时,简年才注意到老人什么都看不见。
 
“怎么会。”宋词淡淡一笑,“胡老,我送你回家。”
 
他点点头。
 
走了大约十分钟后,他们停在了一栋破旧的老屋前,墙壁已经看不出来本来的颜色了,大块大块的墙皮脱落,露出本来难看的模样,而且门前的不远处堆积着不少的垃圾,隐隐散发着恶臭。
 
“小词,谢谢了。”胡老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两颗水果糖给她。
 
宋词点点头,然后胡老就转身慢慢回了屋内。
 
宋词看着手中的水果糖,然后拿了一颗给简年,“走吧。”
 
两人一起从巷子里出来,宋词突然开口说:“胡老今年已经五十八岁了,以前他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但是在他四十岁那年,出了场车祸,导致脑中的血块压住了视神经,从此就失明了。因为失明了,所以原先的工作他也做不了了,而妻子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,带着孩子嫁给了别人。”
 
宋词的声音很轻,像一阵微风吹进他的耳中。
 
“但是胡老没有放弃生活,什么能干的工作都干,最后在他五十岁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唱歌,之后周末的时候,他都会去街边摆摊唱歌。”宋词停下脚步,对简年说:“我并不是想要说服你什么,只是想要你看看,这个世上还有很多在努力生活的人,如果你认为之前的打击太重,我能理解,可是已经两个月了,如果你觉得生活真的那么痛苦,不想再继续,我随便你,从今以后我也不会再来打扰你了。”说完,宋词走了。
 
简年看着宋词纤细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夜中,然后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糖果,慢慢握紧了。
 
第二天,宋词白天没有去找简年,而是晚上的时候去了昔年酒吧,在看到舞台上熟悉的身影后,她的嘴角微微弯起。
 
简年又开始重新创作,抱着比之前更大的热情投入到音乐中,而宋词也像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,仍旧帮他收拾着生活。
 
终于在三个月后,简年的一首自作曲被一家唱片公司看中了,告诉他可以发行。
 
当他激动的将这个消息告诉宋词时,宋词望着他笑了,“我早说过你可以的。”
 
简年看着她,心微微一动,眼神变得幽深,正想要说话时,被宋词抢白道:“这么好的日子,要不你就答应我的告白?”
 
简年看着她,笑了,“你就不能把这个告白的机会留给我吗?”
 
“有什么区别,你答应了就好。”宋词浅浅一笑。
 
简年看着她,慢慢吻了上去,冬日的暖阳照在他们两人身上,显得静谧、美好。
 
简年本来以为歌曲发行了,就代表着他以后的音乐道路好走了,但是事实却根本不是这样,音乐唱片发行后,反响不好,他的作品石沉大海了。
 
虽然宋词劝他不要灰心,他也明白自己要坚持,但是他心中还是藏着隐隐的恐惧,害怕以后如果自己还是这样一事无成,宋词终有一天也会因为受不了这样的生活离开他。
 
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,简年每天都很努力的写歌。
 
宋词看着这样辛苦的简年,决定帮他一把。
 
当宋词将自己要把茶餐厅卖掉的消息告诉温襄时,温襄蹭的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朝她喊道。
 
“你疯掉啦!这店子是你老爸留给你唯一的东西,你现在竟然要卖掉?”
 
(未完待续)
 
The end

2019-08-01 16:21

“成都酒吧”搭讪来的爱情真的靠谱吗?(上)

“成都酒吧”搭讪来的爱情真的靠谱吗?(上)

添加时间: